宏观实时在线分析

GFP驱动经济增长

      现有统计体系中的GDP由消费、投资和净出口组成,用以度量一定时期内全社会的新增价值。 然而,如果我们把视野放宽,就会发现真正与消费者直接发生关系,被“消费”的,只是GDP的部分产品; 另一部分产品,如机器设备、厂房等,则重新返回了生产过程。所以,统计时间内的最终产品与“自然过程”中的最终产品是有区别的。 把住宅、基础设施列为投资,与其固有的消费属性形成矛盾,也与人们的日常经验相悖。       我们提出“终端产品(gross final products,缩写GFP)”的概念,其定义是:GDP中不再直接进入下一个生产过程的产品。按照这一定义,消费和投资中的住宅、基础设施(大体相当与以往“非生产性投资”所涵盖的范围)可计入GFP,投资中的机器设备、厂房等,相当于以往“生产性投资”涵盖的范围,将分离出去。       GFP体现了生产活动的目的,在全部经济生活中具有源头性质;与消费者具有“亲近性”,其构成直接反应了消费结构及其升级进程。从统计角度看,GFP包括居民消费、政府消费和非生产性投资,其中居民消费包括食品、衣着、家庭设备用品和服务、医疗保健、交通和通信、文化教育娱乐及服务、住房服务、金融媒介服务及保险服务、集体福利服务和其他商品和服务;政府消费包括安全和防务、法律和秩序维护、公共卫生、环境保护、研究与开发、教育、文化、体育和娱乐、卫生保健、社会保险和福利等。非生产性投资中包括住宅、非企业用其它建筑、非生产性基础设施等。通俗地说,GFP体现了经过复杂的经济活动后,“最终留下的那些东西”。       在整个国民经济流程中,GFP是出发点和最初的驱动力。GFP各个组成部分的变动,将会带动长短不一的投入产出链条的变动。想像一下纵横交错的投入产出架构,每一类产品的直接消耗和完全消耗都最终追溯到某一种终端产品。反而观之,正是GFP驱动庞大的投入产出网络,演绎出了日趋复杂的经济社会发展结构。这种分析既适合于一个国家,也适合于一个省、市、县乃至更小的行政区划范围。一个经济体或经济体系,其增长实绩集中表现在终端产品的规模、质量和增长速度上。

长周期、中周期、短周期:影响经济运行的三种力量

      在GFP反应的是拉动经济增长的终端需求,与库茨涅茨周期有相似之处。与库次涅茨周期以房地产投资为主要变量不同,GFP还加入基础设施投资、消费结构升级等变量,成为反应国民经济“基本面”的指标。由于中国是一个后发追赶型的经济体,GFP除了反应长期周期变动外,在转型期更多反应是需求结构的变化。OPI反应的是设备投资变动,与朱格拉周期相似。IC则反应的存货变动,与基钦周期相似。概况的说,GFP反应的是长期周期变动,OPI反应的是中期周期吧变动,IC反应的短期的周期变动,三种周期力量不同组合,很大程度上决定了特定时点对经济增长的状态。

变量数据间的重要相关关系

      在上述重要变量中,存在着相当多地具有规律性的相关性。例如,GFP通常领先于VA一定时间,这个时差使GFP能够起到稳定地、体现经济结构内部逻辑联系的预测作用;OPI在一定程度上领先于GFP,反映了投资者预期的先导性;OPI与IC往往呈现出互补关系,当投资上升时存货下降,而当投资回落时存货则被动增加,等等。

预测

      运用具象化的图示,直观展示未来六个月宏观主要变量指标的可能走势,通过实时在线的识别和纠错,不断优化预测结果。

分析

      展现对未来六个月宏观主要变量指标的预测,重点指示各指标的走向与拐点、各指标相互作用后的增长格局,通过实时在线的识别和纠错,不断优化预测方案。

历史

      展现宏观重要变量指标的历史数据,观测长周期、中周期、短周期变量的走势特点和相互关联,把握转型期中国经济增长的规律和前景。

GFP

      展现国民经济终端需求的组成结构和增长动因,作为先行指标带动经济的其他部分增长。

结构

      展现需求侧和供给侧结构变动,为经济增长的动因及其变动提供依据。

动能

      展现国民经济各部门在各个时点总量和增量比重的变动,解释不同时点经济增长主导力量和动能的变换特征。
  • VA

    (Value Added)

    由各行业增加值合成、自下而上构造的类GDP序列,及时跟踪整个国民经济产出变化。
  • OPI

    (Output-side
    Productive Investment)

    由生产性投资对各行业产出的拉动构成,对应产能周期,能一定程度反映市场主体的信心,波动幅度更大,但中长期基本围绕GFP趋势变化。
  • DF

    (GDP Deflator)

    以各行业增加值为权重得出的各行业产出价格加权变化,用以反映全社会物价总水平变动。
  • CPI

    (Consumer Price Index)

    居民消费价格指数。
  • IMP

    (import-substitued Products)

    进口对产出的替代,反映内部需求对外部供给的依赖。
  • MS

    (Money Supply)

    基于社会融资总量(存量)、政府累计赤字、外汇占款构造的广义货币指数,较M2更能够反映全社会流动性的总体水平。
  • AD

    (Aggreate Demand)

    终端需求(GFP)、生产性投资(OPI)和出口拉动(EXP)之和,用于反映对国内产品和服务的需求总量。
  • GFP

    (Gross Final Products)

    由房地产、基础设施投资以及政府、居民消费等终端需求合成,具有先导意义。在中期层面反映经济波动中枢或应有增长潜力。
  • IC

    (Inventory Change)

    反映存货变化对产出的拉动,对应存货周期,主要刻画经济短期波动。
  • PPI

    (Producer Price Index)

    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。
  • EXP

    (Export-driven Products)

    出口对产出的拉动,反映外部需求强弱。
  • PROF

    (Profit)

    企业利润,反映经济运行的质量和效益。
  • AS

    (Aggregate Supply)

    国内总产出和进口(IMP)之和,用于反映可供使用的产品和服务总量。
  • RCU

    (Ratio of Capacity Utilization)

    基于产出和设备投资构造的产能利用状况指数,用以反映全社会生产能力的发挥程度。

期待用户在使用中与我们共同探讨更多的经济增长分析方法

相信数字时代将使经济学成为一门能够得到快速验证的实验科学